当前位置:差那桂艳资讯 > 旅游 > 老百汇代理商 - 3年换了4个人 美国国安助理为啥这么“烫嘴”?

老百汇代理商 - 3年换了4个人 美国国安助理为啥这么“烫嘴”?

时间:2020-01-09 17:12:12 点击:3619次

老百汇代理商 - 3年换了4个人 美国国安助理为啥这么“烫嘴”?

老百汇代理商,|作者:王啸(国防大学博士)  二水

终于有人做“接盘侠”了!

一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任命罗伯特·奥布赖恩为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以下简称国安助理)。

奥布赖恩也成为继弗林、麦克马斯特和博尔顿之后,特朗普任期内的第四位国安助理。

此前,特朗普列出了5名国安助理候选人,他们分别是陆军预备役少将里基沃德尔、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的安全助手基思凯洛格、人质谈判专家奥布赖恩、国务院的前幕僚长弗雷德·弗莱茨和美国能源部负责核安全的副部长。

为啥特朗普要选择名不见经传的奥布赖恩做助理?

进入政坛之前,奥布赖恩原本在洛杉矶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他非常擅长谈判。在进入美国国务院外交体系后,多年专注于阿富汗和中东地区事务。

就在几个星期前,沙特石油设施遭遇袭击,阿富汗与塔利班的和谈又出现不确定性,特朗普在此时挑选对以上地区十分了解的奥布赖恩,绝不是“一时兴起”。他本人也对这位国安助理表示很满意:“奥布赖恩太棒了,我们彼此很了解。”

与前任一拍两散

为啥人们这么关注美国国安助理?

国安助理作为美国总统的安全顾问,是协助总统处理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同时也是总统外交政策咨询的对象,其级别相当于内阁成员,其手中权力的大小也与总统对其信任程度密切相关。通常,国安助理只需总统提名,不需要参议院认可。

奥布赖恩的前任,今年71岁的博尔顿,是美国政坛著名的“鹰派”人物,以对外政策立场强硬著称。在特朗普任期内,虽然博尔顿目前是担任国安助理时间最长的,可两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和谐”。

特朗普多年来一直批评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因此他不会重蹈覆辙。而博尔顿作为新保守派的一员、小布什政府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主要推手,从未放弃单边军事行动和政权更迭的“原教旨主义”。

今年以来,特朗普多次在公开场合否定博尔顿的外交政策主张,不仅两人的分歧逐步公开化,还让全世界都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感到困惑,尤其是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

特朗普上任时誓言退出海外战争,并把与朝鲜的外交关系作为一项标志性举措。博尔顿则一直主张采取军事行动,反对与朝鲜谈判。

就这样,两人不可调和的“矛盾”越来越多。

终于在9月10日,特朗普突然要求博尔顿辞职,并称其不仅在委内瑞拉和朝鲜等问题上“犯错”,而且粗暴又强硬,无法与白宫内的一些高官和睦相处。

而另一边,博尔顿也不甘示弱,仅在特朗普发出该条推文十几分钟后,便回应:“昨晚我提出辞职,特朗普总统说,我们明天再谈这个吧。”

两人一拍两散!

好好先生

也许是因为在博尔顿那里受到了太多的“委屈”,特朗普这次选择了性格讨人喜欢、举止和蔼可亲的“好好先生”——奥布赖恩。

出生于美国加州的奥布赖恩,是一名摩门教徒。他以优异的成绩先后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拥有法学学位。

与多数法律系学生一样,从法学院毕业后,奥布赖恩成为了一名职业律师,在洛杉矶拥有一家法律事务所,主要业务是案情复杂的诉讼和国际仲裁。除了公司业务,他还在超过20起国际诉讼中担任仲裁人,并作为美国联邦法院指定的专家,参与了多起复杂案件的审理。

奥布赖恩还曾作为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的成员,在2013年10月赴罗马尼亚监督总统大选,并在2014年10月赴乌克兰监督议会选举。

因具有国际政治和法律的双重专业背景,他还曾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总统候选者罗姆尼和斯科特·沃克的高级顾问。

小布什政府时期,奥布赖恩开始进入美国国务院工作,成为一名职业外交官。他先后历任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三任总统,在多名国务卿手下工作过,职业生涯虽无太多亮点,但稳扎稳打,是两党都能接受的人物。

在赖斯和希拉里·克林顿任国务卿期间,奥布赖恩担任过美国国务院阿富汗司法改革政府私营企业联合会的主席,领导该组织为阿富汗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提供培训,以提高阿富汗的法治水平,并提供奖学金,资助阿富汗的年轻律师赴美留学。

2005年,他被小布什总统提名并获参议院批准,任第60届联大美方代表,与时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共事。

特朗普的“Mr。 Right”?

当博尔顿的强硬,遇上奥布赖恩的温和,特朗普可能更“喜欢”后者。两人的一去一来,也体现出国安助理与总统之间的微妙关系。

虽然与“大师级”前任国安助理基辛格、斯考克罗夫特、布热津斯基等人相比,奥布赖恩显得有些资历平平,但在超级强势总统特朗普的手下工作,他善于沟通协调的品质又十分难能可贵。

2018年5月,奥布赖恩被特朗普总统任命为大使级总统特使,在国务院牵头负责人质事务。

此后,他在全球进行积极斡旋,使数名被关押在外国的美国公民获释,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加分,从而获得特朗普的肯定。他本人也迎来自己职业外交生涯的“高光时刻”:

2018年,促使土耳其政府释放了被关押的美国律师布伦森;

2019年,奉特朗普之命赴瑞典,成功“营救”因打人指控被拘留的美国说唱歌手罗基,被特朗普盛赞在解救美国人方面,取得了“无与伦比的成功”。

对此,奥布赖恩深谙官场之道,很“明智”地将功劳归于特朗普,并称他“是我所知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质谈判专家”。

不过奥布赖恩究竟是国安助理这一重要职位的“Mr。 Right”,还是另一位过渡人物,还要取决于他与特朗普的互动,即他俩的安全理念是否合拍、核心圈子能否合作,以及他在推进解决特朗普优先关注的安全问题上是否得力……

而目前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白宫还有一个影响力很大的安全机制,即由特朗普的女儿、女婿等人组成的核心小圈子,这个小圈子的成员大多没有正式官职,但对特朗普的影响却十分重大。

个性温和、善于协调的奥布赖恩,在处理与各方包括总统的核心小圈子的关系时,无疑会比博尔顿做得更好。他将是协助总统落实安全政策的低调配合者,而不是试图强迫总统接受自己观点的强硬派,这也是特朗普最终选择奥布赖恩的一个重要因素。

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在安全领域进行了重大调整,这种调整主要是总统国安团队集体工作的成果,同时也带有鲜明的特朗普特色。

首先,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等一系列重要的战略报告,明确宣示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应对大国竞争,强调与中俄在地缘政治和新型领域的竞争博弈。

第二,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和中导条约,打破地区和大国间脆弱的战略平衡,为持续的地区动荡和大国间军备竞赛埋下伏笔。

第三,调整与盟友和伙伴国的安全关系,以配合美在中东地区战略收缩和在印太地区战略扩张的需要。

而国安助理作为总统的首席安全顾问和国家安全事务的主要协调人,要在持续推进安全战略调整与协调解决热点问题之间、在实现美国的长期战略目标与兼顾总统寻求连任的短期需要之间,在整合正式的国安团队与容纳白宫的非正式安全机制之间寻找到平衡,可谓困难重重!

如今,临危受命的奥布赖恩也很快进入了角色。这位“好好先生”在发表就职演讲时说:“能为总统服务,我备感荣幸。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的外交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我希望能够继续将成功继续下去。”

可“伴君如伴虎”,他能否跟上个性总统特朗普的节奏,收拾好前任留下的摊子,还要看他接下来的表现。

优德88网页版